秦澈ต

【史都安德】甜点

#设定是在交往之后

#新生写手报道


-。

打开宿舍门的瞬间,史都华德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认真擦拭弩枪的萨科塔人。


对方显然因他的动作造成的声音而发现了他的到来,扭头望来时顺便将手里的弩轻轻放到面前的茶几上,随后半弯起那双噙着笑意的金色眼瞳:“欢迎回来。”


史都华德反手关上宿舍的门,踱步过去时带着环视了下四周,却没有发现同组的其他三位组员。坐到安德切尔的身边和他浅浅地互拥,史都华德来不及将疑问问出口就先一步被安德切尔窥探了心思。对方一边从茶几上推来一碟蛋糕一边为他解惑:“安赛尔去值晚班了,玫兰莎和卡缇在你走后不久便被博士叫去贸易站和制造站换班,估计晚上还要在那里加班,应该是回不来了。”


“诶?这样啊。”


史都华德在处理了刚刚得到的信息之后指了指被送到他面前的甜点:“给我的吗?”


“当然,我的沃尔珀先生。”


这位顶着歪斜光环的萨科塔人总是贴心的很,史都华德几乎每次回来都会得到不一样的甜点来为他洗去风尘。而他的那位天使男友也会一直等到他回来然后给他一个拥抱或者一个吻,不论多晚。


蛋糕上的奶油是白色的,那种白色比安德切尔的头发中的白要明媚些,却比史都华德雪一般的毛色黯淡些。


银色的叉子将糕点送入史都华德口中,软软的奶油带来的甜而不腻的感觉让他在任凭其化在自己嘴里时不由自主地赞叹出声。蛋糕坯之间夹着的草莓果酱是他没有想到的,明显被冷藏过的果酱很快成为口腔中的唯一冰凉,全身因战斗而带来的疲惫感犹如被洗涤了一般。也只有安德切尔的甜点带有如此神奇的效果了吧。史都华德咽下这一口之后这么想着。


“要不要也尝一口?”


切割好的蛋糕被送到安德切尔面前,这使这位一直侧头瞧着沃尔珀人进食的萨科塔人一怔,金色的眼瞳里旋即掠过一丝不怎么好的光彩。他在拉长了的语气词中抬手钳住史都华德伸过来的纤细手腕,稍稍纵力将他本就不远的身体拉的更近,紧接着,史都华德的嘴唇上便传来了绵软的触觉。


安德切尔湿答答的舌尖正在描摹着史都华德好看的唇形,顺便卷走刚刚因不小心而沾在上面的奶油,突然到来的“袭击”当即让史都华德处在了被动的局面。安德切尔的舌尖在撬开他的牙关,然后伸入他的腔间霸道性地攻城掠地。扫过史都华德上膛时带来的搔痒让其轻哼出声,身后的尾巴下意识扫动一二,最终覆盖在安德切尔的一条腿上,似在埋怨也似在嗔怪。


快速调整好状态的史都华德热烈回应着安德切尔,二人吮吸式的吻激起了让人面红心跳的水声,伴随于此的还有急剧减少的氧气。直到史都华德的尾巴提醒似的拍打安德切尔的大腿提醒自己快要窒息时,成功侵占城池的将帅才伴有不舍地撤走兵马。四瓣嘴唇分离时牵扯出的暧昧银丝被萨科塔人绞断,始作俑者勾着唇角望向那位颤颤收回手的、面颊上已经泛了潮红的沃尔珀,以一句“甜点很好吃呢”成功换来对方尾巴的又一记拍打。


-。

后来史都华德将蛋糕吃了干净,安德切尔将盘子拿去厨房洗好放回原位,二人将“作案现场”回复如初,免得第二天安赛尔回来又要宣判他们深夜吃宵夜的罪行。


宿舍墙壁上的挂钟显示时间不早,因为第二天的工作所以二人是必须要睡了。他们睡的是上下铺,由于睡在上铺的史都华德行动不便所以关灯的活儿就落在了安德切尔身上,加之他头顶上没日没夜亮着的光环照亮,也不必担心回来的路上撞到障碍。亲眼睹见史都华德躺下身后才关灯走回来的安德切尔坐在床上刚打算取出眼罩,头顶上方便传来了一声呼唤。


“安德切尔?”


萨科塔人探身仰面瞧去,借着头顶的光亮可以看到史都华德探出床沿的毛茸茸的头。这位被柔和光亮染上暖色的沃尔珀人抖动了下头顶的兽耳,将搭在护栏上的右手探出去,张开的掌心间坠下一个项链。剔透的白色吊坠是一只坐立的小狐狸,看起来像是黑曜石点缀的眼睛正在光环的照耀下闪着熠熠烁烁的光。


“喏,回来的路上买到的。刚刚忘了给你。”


说着,史都华德调整了角度,以方便安德切尔将其取下,有些冰凉的项链上还留存有带它回来之人的气息。入了手,安德切尔才足矣仔细端详。项链的做工非常精细,尤其是雪狐的那对耳朵和那条大尾巴,逼真到和上面的人无多大差别。小心翼翼地将项链在自己的手上绕了三圈,又确保它一定不会掉下来,安德切尔才抬头望上去,对着可能是在晃动尾巴的雪狐回以一笑。


“我很喜欢。”


字阶脱口的同时,安德切尔趁着史都华德还未将头缩回去而站起身,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因为距离实在是有点远,导致安德切尔没能回赠给史都华德一个晚安吻。


“那么,可以恳请您明天为我戴上项链吗?我的沃尔珀先生。”


“乐意效劳,我的萨科塔先生。”